第二十八章 单相思1

烤乳猪的过程是?:选料→整理→腌制→定形→烫皮→调脆皮糖浆→上脆皮糖浆→烤制→成品。

整整约一个时辰的时间,刀疤胡子一边喝着酒,一边唱道:“大河向东流哇,天上的星星向北抖啊。说走咱就走啦,路见不平一声吼,该出手时就出手……”

“别瞎吼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再杀猪,而不是在烤猪。”云沫用食指别在耳洞,优雅地用手背抵住下巴。

将酒壶往下倒,看见全部没有了,刀疤胡子才再拿出一个酒壶,抹抹眼睛,不在乎云沫的冷嘲热讽,说道:“我就是气啊,借酒消愁,为什么阳春会偏偏喜欢包子蔡那个混小子,不就是他长得像小白脸一样吗?呸,说的有点过了。”

在古代人眼里,男儿膝下有黄金,尊严最重要,所以“小白脸”这个比喻无疑是会心一击。

然而在现代人眼里,“小白脸”这个称呼不轻不重,好的是说男人帅气,坏的就说他娘娘腔,模棱两可。

特别是这个词汇还经常出现在娱乐八卦上面,比如说现在,包子柔还没有相处到一天的哥哥,竟然是八卦的主角之一。

可惜这里没有报刊和印刷术,不然包子柔一定会向那里投稿——“语花镇县太爷府邸的恩恩爱爱情情仇仇”,必然登上头条,博取一阵喧哗。

“诶!小丫头,你就是包子蔡那混小子的妹妹吧,长得满标准。”刀疤胡子把视线转移到了包子柔身上。

看了看冒烟的灶台,包子柔没有回答,幽幽地说了一句:“大叔,烤乳猪要黄了。”

“啧啧,和包子蔡一样不近人情。”刀疤胡子见得不到好处,转过身去熄灭炉火。

拿起菜刀,刀疤胡子决定直接把烤乳猪五马分尸,可是云沫不同意了:“等等,猪上留刀。”

“又怎么了?”刀疤胡子不耐烦地放下菜刀。

先拿出方帕包住菜刀的刀柄,再用水清洗一下刀口,最后用方帕擦干。全程干脆利落,一看就知道云沫经常干这种事情。

该行为受到了包子柔and刀疤胡子的集体鄙视。

将菜刀递给刀疤胡子,云沫用水再洗了三四便的手,才肯罢休。

“真麻烦!”刀疤胡子拿过菜刀,三下五除二将烤乳猪切开,再拿出新的一壶酒,递给云沫,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同是天涯论若人。公子,一起喝吧!”

“没有十年的女儿红,休想让我喝。”云沫推开酒壶,“然后,不要拿本公子与你相提并论,太弱了。”

从头到尾,云沫就一直在损刀疤胡子,刀疤胡子扬起眉毛,对包子柔说道:“小丫头,他不喝,咱们喝,就看看包子蔡那混小子的妹子是怎么被老汉灌醉的。”

“这壶酒应该是几个月前才酿的米酒,时间太少,没有米酒应该有的香醇,属于下品。”包子柔闻了几下,便口无遮拦地评论了出来。

“噗!”刀疤胡子把口中的米酒直接喷出来,擦了擦嘴巴,“亏老汉刚才还给你说话呢,你这小丫头真不是家伙。”